范小青:古往今來 千燈照亮

(2019-03-26 10:58)

  去昆山千燈鎮的這一天,天氣很熱,晴空萬里,烈日當頭,以為在這樣的日子里,大家都要躲在空調里享受安逸,貪圖清涼,是懶得出門的,或許,我會又去一個烈日下的冷清的千燈?

  不過,我錯了。

  車子還沒有到達,遠遠地就已經感受到古鎮景區那邊的熱烈了,人來人往,人聲鼎沸,像是個十分喜慶的日子,又像是某個重大的節日。

  其實,這只是很平常的一天。

  停車場車位已滿,只有等待里邊的車出來,外面的車才能進去,這一出一進,一批人走過了千燈,又一批人來到千燈。

  我無意去打聽,這一天千燈的人流量有多少,數據是能夠說明問題的,但是首先讓我覺得疑惑的是,這么熱的天,怎么會有這么多人來到千燈?

  說是疑惑,其實更多的是興奮,是感慨,至少,我知道了,有許許多多的人都知道千燈。

  至少,我看到了,許許多多的人都愿意來千燈,他們頂著烈日,冒著酷暑,比天氣更熱的,是對于千燈的熱情。

  我在停車場和附近的路邊,看到不僅僅是蘇州的車、上海的車,還有河南、河北、四川、江西、遼寧、吉林,等等等等,各地都有。

  原來千燈的燈火,已經放射出燦爛的光彩,一直照耀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。

  十分意外,更是十分地欣喜。

  現在我已經站在千燈古鎮這里了,熙熙攘攘的人流,鬧哄哄的場面,并沒有影響我對于千燈探古尋幽的情緒,正如我常常一個人在擁擠的車站放空心情一樣,人山人海的老街,恰恰烘托了我內心的寧靜,店招林立的舊巷,我們在這里與歷史相遇,和故人接通我們的精氣神。

  在繁華熱鬧的街道兩側,鑲嵌著過往的豐厚的文化印記,而現代的時尚的表象后面,背景是遺存的明清和民國初的古建筑,或者是修舊如舊氣息依然的老宅子。

  讓我們一一地看過來,走過去。

  讓我們細細地體會和品味,千燈到底是什么。

  顧炎武故居,故居內景點分立,詩書畫遍布,無不體現出先生“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”的精神風骨;

  顧堅紀念館,六百年前,顧堅在這里開創了他的“昆山腔”,從此,昆曲從千燈走了出去,走得很遠很遠,走得很長很長;

  余氏典當行,一座明末清初徽商典當行,讓今天的我們,看到了從前的民間煙火仍然在這里升騰;

  秦峰塔園,始建于南朝的秦峰塔,這是一座歷經滄桑、千年不敗的信仰之塔;

  千燈館,燈,是舊日的重溫,是記憶的漣漪,是文化的追尋,千燈館的一千五百盞燈具,帶著我們從原始社會出發,穿越五千年的光明之路;

  還有,世界第一大玉佛;

  還有,徐福東渡啟航之地

  ……

  還有許許多多的橋,歇馬橋、永福橋、汶浦橋、西宿橋……跨過這一座一座的石橋,像是走在自己的童年;

  還有許許多多的地方,尚書浦、七千灣、三官堂、剪刀浜……念叨著這一個一個的名字,找到了回家的感覺。

  這就是歷史,就是往事,就是千燈的底氣,也就是千燈的昨天和今天的交匯之處。

  眼前的千燈古鎮,已然將昨天和今天這樣的兩幅兩極圖融合在同一頁畫面里了。

  一幅小鎮全景圖,盛世滋生圖,夏日繁華圖。

  一幅風情長卷,一派生活的生動,一片民風民俗民情的煙火。

  千百年的時光已經流逝,但是,生活仍在延續,古鎮仍在生長。在這里,昨天和今天,沒有違和感,沒有絲毫的割裂感,它們是融和的,是一體的。

  是的,歷史是安靜的,現實是喧鬧的,但是喧鬧的現實沒有割斷歷史的傳承,歷史在這里,不斷散發出它永不磨滅的光澤;

  是的,往事是沉默的,今生是靈動的,但是靈動的今生沒有中止往事的動靜,往事在這里,仍然回蕩出它的永不喑啞的聲響。

  我們看到,在眾多的江南古鎮中,千燈注重了她的差異化發展,千燈打造了她的小而全的特點。在這里,先賢文化、戲曲文化、典當文化、燈文化、水鄉文化,交相輝映,展示著這片土地物質和精神的富饒。

  千燈就是這樣一個小而全的獨特的典范,小鎮大世界,古地文脈深:“一街一河”“一山一塔”“一寺一佛”“一人一曲”,江南古鎮的文化積淀,這里應有盡有,磚磚瓦瓦,滲透著濃郁的江南味道,小橋流水,流淌著深厚的文化氣韻。

  千燈的這一切,既是大自然的饋贈,更是千燈人持續不斷的努力、繼往開來的奮斗得來。

  無論是從前的大戶人家,還是今天的普通百姓,或者只是當下的一個遠方游客,在這里結下和千燈的緣分,無論淺與深,無論長與短,無論多與少,緣分讓我們走進千燈,讓我們記住千燈,讓我們在往后的日子里,想念著千燈,讓我們尋找一切的機會,再來千燈。

  在離開千燈古鎮前,我被香味撲鼻的臭豆腐拖住了,那北方的大姐問我要辣醬還是甜醬,我是蘇州人,口味清淡,什么醬也不要,那大姐笑道,呵呵,干吃?

  千燈街頭的那一聲質樸的笑,穿入了我的心脾,留在了我的心底里。

來源:中國文化報

12个码复式二中二多少组